有个荔枝的app

2021年9月1日 by 没有评论

这几天,高俊峰发疯似的满东海找那位日夜温存你侬我侬的女子。前几天,一觉醒来,身旁的美人儿就不见了踪影。刚开始没放在心上,直到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才慌张了起来。跟老婆离了婚,家里那栋小洋房归了老婆,大部分现金也归了老婆,剩下的也被这位新欢花得七七八八。上个星期经过她的介绍,在罗兴贷款公司抵押了月色酒吧,贷款五百万买了套准备结婚的小洋房。虽然刚开始高俊峰也不大乐意,但架不住她的软磨硬泡,又想到以月色酒吧的盈利能力,两三年时间就能还上那五百万,也就答应了。

突然的人间蒸发,让高俊峰意识到问题不对,赶紧开车去了买新房的地方,才发现那女人前两天就把新房转手给卖了。高俊峰差点就当场昏死过去,奋斗了大半辈子,好不容易也混到算是个有钱人,就因为一时色迷心窍,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。清醒过后,满世界的找人,可是哪里还有踪影。这才意识到上当受骗了。

慌慌张张的跑道派出所报案,哪知道警察根本就不受理他的案件,说他给那女人买东西都是自愿的,新房写的是那女人的名字,两人又没有结婚,算是那女人的私有财产,人家有权处置。

高俊峰悔恨交加,这个时候才想到老婆的好,负荆请罪回去请求老婆原谅,刚开始他老婆还有些动摇,当得知高俊峰被那狐狸精骗得精光溜溜的时候,气不打一处来,直接拿着扫帚把他扫了出去。

俗话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,就是说的他这种人,正失魂落魄不知所归的时候,王大虎给他打了电话,说是月色酒吧有客人私自携带软毒品,也不知道被谁举报了,警察现在已经查封了酒吧,至少要停业整顿两个月。

高俊峰当场就崩溃了,一屁股坐在马路旁哇哇大哭,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,哭得那个凄惨。来来往往的人无不投去同情的目光,看他浑身一身名牌,大多都猜测这人应该不是穷哭的,应该是死了老婆,或者家里人出事儿了。要是此时他换上一身破旧的衣服,真说不定会有人上前打赏他几十块钱。当然,他们不知道,其实高俊峰现在是真的穷哭的,不夸张的说他还真需要那几十块钱的打赏。

哭得死去活来也没用,罗兴贷款公司每个月几十万的贷款还得还,开了这么多年酒吧,三教九流的人也接触了不少,最不要脸的就是那些放贷公司,要是不及时还钱,什么损招招儿都能想得出来。

发泄完以后,拿出手机给平时相好的朋友打电话,结果平时称兄道弟两肋插刀的兄弟朋友,个个都支支吾吾,变着花样找借口。总之结果都一样,谈感情可以,谈钱就太伤感情了。

就在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,王大虎打来电话,说是要约他一起喝茶。高俊峰张嘴就破口大骂,‘你这个王八蛋是怎么看场子的,怎么会让警察在酒吧里搜到毒品’。电话那头的王大虎只是淡淡的一笑,“高总,我知道你最近过得不怎么好,或许我可以帮你”。

李川满脸憔悴,披头散发,胡子拉渣,连裤子的拉链都是大门敞开。心如死灰的站在楼顶,低头往下看,吓得双腿颤颤,站在几十层楼高的楼顶,底下的人群就像一群蚂蚁,一辆辆的汽车就像蜗牛。李川满脸冷汗,缓缓的闭上眼睛,不敢继续往下看。

他的老婆正满脸泪水的站在不远处,不敢上前。

“老李啊,你闯荡几十年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你不是常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吗?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”。

吊带短裤美女小露香肩美腿凌乱长发神情慵懒图片

李川没有回头,双眼紧闭,眼泪从眼皮底下流了出来,带着哭泣的嗓音说道:“这次真过不去了”。说着脚掌往前挪了一挪。

他老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“老李啊,你不为你自己着想,总得为我和儿子想想吧”。

李川停住了动作,心里有一些犹豫,高利贷的手段他是知道的,正是因为知道才想一死了之,可是,自己走了,他们会就此放过儿子老婆吗。

兜里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,李川犹豫了一会儿,拿出手机,接通后放在耳边。过了几秒钟,李川缓缓的放好手机,从围墙上走了下来。

他老婆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,但李川能放弃求死的心,激动得奔跑过去,一把抱住李川。

“老李,你能想通就好,不管多大的困难,我都陪你一起去扛”。

李川露出了一丝苦涩的微笑,这些年来,日子越过越好,自己长期在外面吃喝玩乐,早就疏远了妻子,没想到最后关头,唯一能靠得住的,还是她。

紧紧的抱住妻子:“没事了,我出去一趟”。

‘小林川菜馆’,算不得多么高大上,菜品也都是外面随处可见的川菜。王大虎喜欢来这里吃饭,这些年几乎每个月都会来吃两次。倒不是说这里的大厨有多高明,主要是能吃出家乡的味道。

包房里,王大虎高居主位,两侧分别坐着肖兵、李浩和林风、张豪。

李浩之前并没有见过肖兵,能够紧挨着王大虎坐在他的左侧,显然这个人在王大虎眼中比自己更加重要。倒不是说李浩吃醋,只是觉得有些奇怪,这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跟的王大虎,为什么自己一直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。

高俊峰满脸怒气的坐在王大虎对面,这个小保安头子以前见到自己都是点头哈腰,今天不但他自己坐到了主位上,对自己更是连招呼都不打一个,他还真把他自己当成个人物了。

“王大虎,你现在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”。

“呵呵,高总过奖了,这还不多亏这些年你们教得好”。

“你”“哼”,高俊峰冷哼一声,“你他娘的是怎么看场子的,怎么会有客人带毒品进酒吧,还有到底是谁的报的警,老子出钱就养出你这个饭桶出来吗”?

肖兵和李浩等人脸上浮现出怒气,转头看了看王大虎。

王大虎一脸微笑,“高总还真是风采依旧啊,连求个人都求得这么趾高气扬”。

高俊峰眉头紧皱,满脸不悦,“你什么意思?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”?

王大虎哈哈大笑,“别急,待会儿李总来了一块儿聊,这些年,我有好多话想对你们说,等李总来了,我一起说给你们听,免得重复浪费口舌”。

接到王大虎的电话,李川并不觉得他一个小小的保安头子能帮助到自己,只是事到如今死马当活马医而已。带着沮丧的心情来到‘小林川菜馆’,推门而入,见高俊峰也在,李川不禁有些奇怪,不过他现在也没有那个好奇心去想这个问题。看了眼王大虎,随便找了根凳子坐下。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

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”。

王大虎眯着眼睛笑了笑,并没有说话,而是指了指坐在身边的肖兵。

李川眉头微皱,不太明白王大虎的意思,目光在肖兵身上扫了一遍,感觉这人很面熟,应该是在哪里见过。

肖兵淡淡的笑了笑,抬手放到头部,做了个戴帽子的动作。

李川脑袋嗡的一下,心跳如鼓点般震动,呼吸也变得急速起来,这人不正是给黄奎开车的那个头戴鸭舌帽的男人吗。

看着李川表情的变化,王大虎呵呵一笑,:“想起来了”。

李川大吼一声,起身操起椅子就朝王大虎冲过去。“王大虎,我草泥马”。

不待李川冲到王大虎身边,肖兵迅速起身,一脚踹在李川胸膛,狠狠的把他踩在地上。王大虎哈哈大笑,站起身来,表情逐步变得狰狞。

一脚踩到李川脸上,“李总,你也有今天”。

李川怒目圆睁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突然爆发这样一幕,让高俊峰目瞪口呆,同时也有些畏惧和不解。王大虎这是干嘛,疯了不成,他就不怕大家合伙儿解除他的合同,把他赶出民生西路。

王大虎面色冷然,吐了口口水在李川脸上。“这些年,你们一直把我当狗一样养,当猴儿一样耍,你们为了挣钱,千方百计压低安保费用,从不把我们当人看”。说着,王大虎冷冷的看着高俊峰,“高总,我说得可对”?

看见李川的下场,高俊峰内心忐忑不安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他是商人,挣钱就是天理,挣钱就是王道,要挣钱,理所当然要在王大虎这些人身上榨取剩余价值,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王大虎呵呵冷笑,“你们也许会觉得我王大虎心狠手拿不讲情义,其实当年我在农村的时候是出了名的老实人,变成今天这样,都是你们一手逼出来的,你们有这样的下场,也是老天派我来报应你们的”。说完哈哈大笑,笑得高俊峰毛骨悚然。事情发生到这样的地步,高俊峰也隐隐猜到,自己走到今天这个局面,多半是王大虎一手策划的。只是不知道李川到底遇到了什么遭遇,估计也是跟自己差不多吧。

王大虎狠狠的踹了李川一脚,淡然的坐回到位置上。

“别说我一点不讲情面,如今只有我才能救你们”。

标签: